連續血糖機監測儀用在血糖控制不良的糖尿病患者到底有沒有幫助?

在這美食王國當前的時代,眾人終究還是敵不過美食的誘惑。然而,不論是第1型或第2型糖尿病患者,皆會有血糖控制不良的病患,那這到底要歸咎為病人生活型態的改變呢?沒有規則口服降血糖藥或胰島素治療呢?或是沒有做好血糖的自我監測呢?還是說…醫師的處方籤不適合呢?在病人方都會有合理化的解釋,在醫護方則是不合理的解釋或是多了一份責備的口氣。但不管理由是什麼?誰對誰錯都沒關係,最重要的是了解糖尿病患者的生活型態、控糖的遵囑性、解決病人高血糖的狀態,達到良好的血糖控制目標,減少其相關併發症的發生。

在過去,糖尿病患者的治療過程中都是以自我血糖監測(SMBG)為主,了解自我血糖在治療過程中血糖值的變化,作為調整藥物的參考依據,有助於改善糖化血色素值(HbA1C)達到良好的控制目標。而在這日新月異、持續不斷創新的科技中,以及必須辛勤工作賺取酬勞,不論是有患病或沒有患病的每一位。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是一種小小可攜帶式的工具,它可以記錄病人長達72小時以上的血糖值,軟式探針埋在皮下,每5分鐘監測一次血糖值的變化,並將數據以曲線圖呈現並加以判讀。適合用於所有糖尿病患者,尤其是常發生低血糖的第一型糖尿病患者、飯後高血糖的第二型糖尿病患者、或使用胰島素幫浦的患者,作為改善餐前、餐後或避免夜間低血糖之藥物治療調整的依據。除此之外,在使用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的過程中,合併自我血糖監測(SMBG)、飲食紀錄及運動模式的執行,可以更完整呈現居家生活作息型態,控糖處方籤的調整,對於改善糖化血色素(HbA1C),減少併發症的發生是有助益的。

過去有研究顯示,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及自我血糖監測(SMBG)的合併使用,對於在治療模式下的糖尿病前期患者進展為糖尿病患者、或將為初診斷糖尿病的高危險群者進行篩選,及血糖異常的管理是有顯著改善(Soliman, DeSanctis, Yassin, Elalaily, & Eldarsy, 2014)。臨床實驗也證實,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的監測,尤其是第一型成人的糖尿病患者及糖化血色素(HbA1C)大於8%以上的糖尿病患者,有顯著降低糖化血色素值(HbA1C)(Vazeou, 2011)。此外,在血糖控制良好的第2型糖尿病患者,藉由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的監測與判讀,可看到餐後血糖的波動或許是因為血糖的變異性和總血糖的暴露有相關性(Suh et al., 2014)。

在積極胰島素治療的第1型糖尿病,已證明可減少大、小血管的併發症,但發生嚴重的低血糖導致發病率及死亡率增加也有顯著的相關係(Shah, Shoskes, Tawfik, & Garg, 2014)。住院中的糖尿病患者,若給予“糖尿病自我管理的衛教課程(DSME)”潛在地降低再次住院,改善了糖尿病治療的滿意度及減少指尖血監測次數(Korytkowski, Koerbel, Kotagal, Donihi, & DiNardo, 2014)。

案例分析:
個案14歲男性,第一型糖尿病,身高166公分,體重61.2公斤,身體質量指數21.9,糖化血色素(HbA1C:10.2%),患病約7年,住院前門診處方簽為3次速效型(Apidra 18 unit s.c TIDAC10M) 及1次長效型(Lantus 20 unit s.c H.S)胰島素。
由病人自我血糖監測(SMBG)及糖血色素(HbA1C)數值中,未接受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前的血糖是控制不良,並於2014年7月15-21日接受7日的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使用,藉由此監測儀並配合自我血糖監測、飲食紀錄與活動去了解每日的血糖波動。

經由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7日的監測結果,病人在正餐與點心進食時間皆很接近,約1.5小時,導致所測得的餐前血糖或餐後血糖值皆偏高;在7/19下午16:55發生過1次低血糖(66 mg/dl),是因運動時間過久,早餐後~晚餐前之間無血糖監測記錄,低血糖發生時是否有症狀出現需再釐清。針對連續血糖機監測儀(CGMS)的報告做判讀,給予了幾項建議:
1. 空腹血糖很高,基礎胰島素必須再做調整,若連續3天血糖仍高需再增加劑量。飯後血糖仍高,餐時胰島素有調整的空間加強監測晚餐的餐前及餐後血糖值,並將飲食、胰島素注射及運動紀錄下來,建議採規律作息及飲食習慣。
2. 建議在長時間運動情況下,運動前及2小時後可各測一次血糖,視血糖值來補充點心;注意半夜有無低血糖,睡前先補充15克碳水化合物,避免低血糖發生。
3. 放假期間依然建議定時定量, 應先起床吃完早餐後再去休息, 避免早午餐一起吃或早餐沒吃;正餐含醣食物攝取過多,減少正餐主食量,並增加蔬菜量。

Korytkowski, M. T., Koerbel, G. L., Kotagal, L., Donihi, A., & DiNardo, M. M. (2014). Pilot trial of diabetes self-management education in the hospital setting. Prim Care Diabetes, 8(3), 187-194. doi: 10.1016/j.pcd.2013.11.008
Shah, V. N., Shoskes, A., Tawfik, B., & Garg, S. K. (2014). Closed-loop system in the management of diabetes: past, present, and future. Diabetes Technol Ther, 16(8), 477-490. doi: 10.1089/dia.2014.0193
Soliman, A., DeSanctis, V., Yassin, M., Elalaily, R., & Eldarsy, N. E. (2014). Continuous glucose monitoring system and new era of early diagnosis of diabetes in high risk groups. Indian J Endocrinol Metab, 18(3), 274-282. doi: 10.4103/2230-8210.131130
Suh, S., Joung, J. Y., Jin, S. M., Kim, M. Y., Bae, J. C., Park, H. D., . . . Kim, J. H. (2014). Strong correlation between glycaemic variability and total glucose exposure in type 2 diabetes is limited to subjects with satisfactory glycaemic control. Diabetes Metab, 40(4), 272-277. doi: 10.1016/j.diabet.2014.01.006
Vazeou, A. (2011). Continuous blood glucose monitoring in diabetes treatment. Diabetes Research and Clinical Practice, 93, S125-S130. doi: 10.1016/s0168-8227(11)70028-6